登陆

盛唐诗篇与盛唐气候

admin 2019-11-08 238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盛唐诗篇与盛唐气候

文 / 袁行霈

一、潮平两岸阔风正一帆悬——盛唐的年代面貌

盛唐指唐玄宗在位的开元、天宝年间,大致适当于公元八世纪上半叶。这时国家一致,经济昌盛,政治开通,文明兴旺,对外沟通频频,社会充溢自傲,不仅是唐朝的顶峰,也是我国封建社会的鼎盛期。盛唐涌现出以李白、杜甫、王维为代表的一大批诗人,他们一起拓荒了一个气候恢宏的诗篇的黄金年代。

所谓“盛唐气候”,着眼于盛唐诗篇给人的整体形象,诗篇的年代风格、年代精神:广博、雄壮、深远、洒脱;充沛的生机、发明的愉悦、簇新的体会;以及通过意象的运用、意境的呈现,性格和声色的结合,而构成的新的美感——这一切合起来就成为盛唐诗篇与其它时期的诗篇相差异的特征。盛唐诗人王湾有一首《次北固山下》,其时的宰相张说称誉不已,将颈联抄在官署的墙上,作为诗篇的榜样。(见殷璠《河岳英灵集》)这诗的中心两联正好能够用来描述那个年代:“潮平两岸阔,风正一帆悬。海日生残夜,江春入旧年。”那三个描述词:平、阔、正,还有那高悬的帆船,从残夜中生成的海日,进入到旧年里的江春,都让人感遭到盛唐年代的气味以及盛唐诗篇的面貌。再看以下这些盛唐诗人的歌唱:“气蒸云梦泽,波撼岳阳城。”(孟浩然《望洞庭湖赠张丞相》)“欲穷千里目,更上一层楼。”(王之涣《登鹳雀楼》)“登高壮丽六合间,大江苍茫去不还。”(李白《庐山谣》)“俱怀逸兴壮思飞,欲上彼苍揽明月。”(李白《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》)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。”(杜甫《望岳》)“莫愁前路无知己,全国谁人不识君。”(高适《别董大》)在这些诗句里洋溢着一股涵天盖地的雄壮之气,千载之下仍能令懦者勇、弱者壮。盛唐诗人并不是没有担忧,李白就常常把愁字挂在嘴边,比如“愁疾”、“愁颜”、“愁心”、“愁发”、“愁肠”,不胜枚举。但咱们只要将李白和中唐的孟郊、李贺,晚唐的温庭筠、李商隐比一比,就能够感到李白愁得来有力、愁得来气度。正如他的名句:“抽刀断水水更流,碰杯消愁愁更愁。”(《宣州谢朓楼饯别校书叔云》)显现的是强者之愁,在愁中有一股浩然奇气。杜甫也写愁,那是一片忧国忧民的巨大之愁、健康之愁:“忧端齐终南,濒洞不行掇。”(《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》)

集中地体现了盛唐气候的诗人,往往是赋有魅力的人物。例如王维,那个年代培养出来的全才,便是这样一个人。他的释教造就很深,并且能将禅意融会到诗里。他是书法家,又是音乐家和画家,被后人推重为文人画的鼻祖。他的画迹,据《宣和画谱》著录,仅宋朝宫殿里就有一百二十六件。王维九岁就会作诗属文,他的政治感遇诗、山水诗、边塞诗、赠别诗,都是第一流的。苏轼说:“味摩诘之诗,诗中有画;观摩诘之画,诗情画意”(《书摩诘蓝田烟雨图》)。李白的魅力更是无人能够对抗,他以一种震撼的力气降服了其时的读者。他不甘心走一般士人的科举之路,要凭仗自己的才干和名誉直取卿相。他常自比为大鹏,恣意地周游于六合之间。秘书监贺知章在长安初遇李白,诵其《蜀道难》,竟呼为“谪仙人”,解下身上的佩饰金龟换酒为乐。唐玄宗也降辇步迎,御手调羹以款待他。杜甫在赴长安应试的途中与脱离长安东下周游的李白相遇,居然抛弃考试,跟从李白周游了许多当地,别后杜甫对他仍记忆犹新,写了许多诗思念他,称誉他“笔落惊风雨,诗成泣鬼神。”(《寄李十二白二十韵》)还有一个叫魏万的人,为了一睹李白的风貌,从嵩宋动身追寻李白几千里,总算在广陵碰头,称誉李白的诗“鬼出神入”。盛唐诗人的魅力,既是归于他们个人的,又是归于那个年代的。只要光辉的年代,才干为光辉的人物供给构成魅力的条件。

王维

盛唐气候作为盛唐年代精神的反映,也呈现在书法、绘画、音乐等其它艺术类别之中。张旭的草书狂放不羁,李颀在《赠张旭》中描述他写字时的神态:“露顶据胡床,长叫三五声。兴来洒素壁,挥笔如流星。”颜真卿的楷书在严肃严整之中透露出凛可是不行犯的气势。吴道子的绘画颤动长安,他在兴善寺绘画时,“立笔挥扫,势若风旋,人皆谓之神助。”(朱景玄《唐朝名画录》)。吴道子在洛阳曾遇到书法家张旭和舞剑名手裴旻,裴请吴在天宫寺为他亡故的双亲作岩画,吴不受金而请裴舞剑以壮气。“舞毕,奋笔,顷刻而就。”张旭也在那里写了一面字。洛阳人都说:“一日之中,获睹三绝。”(朱景玄《唐朝名画录》)其时还有专擅画马的曹霸、韩干、韦偃等。杜甫盛唐诗篇与盛唐气候在《丹青引》中称誉曹霸的画“有神”;说他为玄宗的御马画像,“斯须九重真龙出,一洗万古凡马空。”董庭兰善弹胡笳,李颀描绘他的音乐所发生的效果:“川为净其波,鸟亦罢其鸣。”(《听董大弹胡笳声兼寄语弄房给事》)公孙大娘善舞剑器,当她舞蹈时,“观者如山色懊丧,六合为之久低昂。”(杜甫《观公孙大娘弟子舞剑器行》)这些艺术家的呈现,以及他们有若神助的艺术,相同呈现了盛唐气候。

二、盛唐诗篇的新趋势

盛唐能够分为前后两期。在前期,盛唐气候首要体现为:投身社会和参预政治的热心,高度的自傲和自负。后期,李林甫、杨国忠等奸适当政,这时盛唐气候首要体现为:敏锐的洞察力,露出社会矛盾的勇气,对国家的责任感,以及对社会危机行将到来的担忧。例如李白在《古风》其二十四中痛斥宦官和斗鸡小儿,在《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》中揭穿政治的糜烂。又如杜甫在安史之乱前夕提醒了“朱门酒肉臭,路有冻死骨”这样尖利的问题(《自京赴奉先县咏怀五百字》)。尽管如此,他们仍是对社会充溢信心和责任感。李白六十一岁时还恳求参与李光弼的戎行,去征伐安史叛军。杜甫尽管忧国忧民,但不是失望主义者。写于安史之乱期间的《北征》,忠实地记录了战乱中民生的疾苦,却仍信任国家将会中兴。他流浪西南之际所写的《登楼》,在痛心“万方多难”之余又把大唐比作北极星,信任它不会沉沦。他在《江汉》中说:“落日心犹壮,秋风病欲苏。”在《凤凰台》中说:“再光中兴业,一洗苍生忧。”在《洗戎马》中说:“安得勇士挽银河,净洗甲兵长不必。”正是在安史之乱那些最阴霾的日子里,他唱出了年代的最强音。

李白

从诗篇创作的视点看,盛唐和前代比较有一些新的趋势。从这些趋势中也能够看到盛唐气候:

首先是面向外部国际。初唐诗篇的开展头绪是从宫殿御用的路途转向个人抒发的路途,这是很大的前进。假如仅仅沉溺于个人爱情的纠葛之中,而不能面向外部国际,那仍是很有约束的。盛唐诗人既不必诗去巴结帝王,也不把诗当成只供个人观赏的小铺排,而是把一己之情融入普遍性的主题之中。这普遍性的主题便是社会政治主题,期望尽自己的力气发明出国泰民安的局势。李白抱着宏伟的志向,欲“济苍生”、“安社稷”,“使寰区大定,海县清一。”然后像鲁仲连、范蠡、谢安那样功遂身退 (《代寿山答孟少府移文书》)。杜甫突破了“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全国”的思维,尽管终身未达,却一向以全国为己任。其次是体现新的体会。盛唐诗篇的体裁都是旧有的,无非是感遇、咏怀、咏史、山水、田园、离别、闺怨、边塞、参军、宴饮等等。明代张之象《唐诗类苑》收有1472位诗人的28245首诗,占《全唐诗》的五分之三。此书按体裁分为39类,没有哪一类前代未曾写过。可见盛唐诗人的奉献并不在开辟了新的体裁,而在于他们就原有的体裁,找到并体现了新的体会。例如边塞诗早在汉魏就有了,尔后一向没有中断过,可盛唐诗篇与盛唐气候是许多人写边塞诗未必到过边塞,而盛唐的边塞诗多出自诗人亲身的日子体会。高适以政治家的眼光谈论边防之得失,王维和岑参以诗人的灵敏描绘边塞奇特的盛唐诗篇与盛唐气候风景,王昌龄以兵士的口吻倾诉心里杂乱的爱情。例如:“兵士军前半死生,佳人帐下犹歌舞。”(高适《燕歌行》)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。”(王维《使至塞上》)“轮台九月风夜吼,一川碎石大如斗,随风满地石乱走。”(岑参《走马川行赠给班师西征》)这样逼真的诗句从前是罕见的。第三是大眼光、大格式。初唐以精密为盛唐诗篇与盛唐气候美,盛唐以阔大为美。李白的眼光简直是国际眼光,他说“吾将包括大块,浩然与溟涬同科。”(《日出入行》)又说:“黄河落天走东海,万里写入胸襟间。”(《赠裴十四》)他与国际处于相等的位置,也能够说他心里装着整个国际,并以这种气势看待社会与人生。这是一种全新的眼光和格式,正如皮日休所说,李白是“言出六合外,思出鬼神表。”(《刘枣强碑》)此外如张九龄的“海上生明月,天边共此刻。”(《望月怀远》)王维的“江流六合外,山色有无中。”(《汉江临眺》)王之涣的“黄河远上白云间,一片孤城万仞山。”(《凉州词》)杜甫的“岱宗夫怎么,齐鲁青未了。”(《望岳》这些盛唐的佳句都体现了大眼光、大格式,具有宏伟的气势。

三、开通与敞开——盛唐气候的根基

盛唐气候的构成有诗篇艺术方面的原因,例如性格与声色的一致,意象的运用与意境的呈现等等,这在拙作《我国诗篇艺术研讨》一书以及其它一些论文中已从多方面做过论说,本文限于篇幅不再重复了。下面仅从前史、文明的开展以及其时的社会布景方面做一番讨论。

从前史、文明的开展这个视点看来,有两点值得注意:

首先是南北文明的交融。晋室东渡之后,我国履历了二百多年的割裂和战乱。在这期间,南北两边的文明呈现适当显着的差异。南边喜庄老、尚清谈,注重笼统名理的论辩;北方盛行汉儒的经学,注重人的行为准则。南边文风华靡,北方文风质朴。南边的书法多见于帖,南帖潇洒;北方的书法多见于碑,北碑凝重。《隋书•文学传序》说:“江左宫商发越,贵于清绮;河朔词义贞刚,重乎气质。气质则理胜其词,清绮则文过其意;理深者便于时用,文华者适宜咏歌,此其南北词人之大较也。”很显然,单一的南边文明或单一的北方文明,都有约束性,假如不能交融就不能洋洋大观。隋朝一致全国,以及大运河的通航,现已敞开了南北文明互补的进程。唐朝继隋之后,通过太宗贞观之治,文明交融的进程大大地加快了。南朝的“文”妆点了北朝的“质”,北朝的“质”充沛了南朝的“文”,“各去所短,合其两长,则文质彬彬,一无是处矣。”(《隋书•文学传序》)一种交融了南北文明之长的、与唐帝国的政治经济形势相适应的新文明到达了老练的境地。盛唐气候正是这种赋有深沉内在的新文明的提高。假如说战国是一个百家争鸣的年代,那么盛唐便是一个百家争鸣的年代。李白带有蜀地的浪漫与豪情,杜甫带有华夏的质朴与厚重;王维信佛,李白崇道,杜甫尊儒。盛唐的许多诗人都有一段周游的履历,这只要在国家一致的时分才有或许。南朝的诗人足未涉黄河,身未登泰山。而北朝的诗人,亦未能见到南边的奇山异水。若论视野、胸襟和才智,他们就差多了。盛唐的诗人能够读万卷书行万里路,李白五岳寻仙,四海为家,脚印及于大半个我国。杜甫也盛唐诗篇与盛唐气候有一段壮游时期,黄河上下、长江南北都留下他的脚印。其时的东越即现在浙江东部地区风景奇秀,许多诗人都到那里寻幽探胜,觅得诗的创意。就连大半生隐居在家的孟浩然,也有浙东之行。至于高适、岑参、王昌龄等人,远走东北、西北边境,充沛体会了军旅的日子,目击了边塞的风景,他们的视野就更不一般了。

其次是中外文明的沟通。其时的长安、洛阳、扬州、广州等大都市,都是中外文明交汇的当地,长安是其时国际上最大的国际都会,在八世纪前半叶人口已达百万,居住着许多外国的王侯、供职于唐朝的外国人、留学生、求法僧、外国的音乐家、舞蹈家、美术家,以及很多外来的商贾,至于外国的青鸟使更是川流不息。在宗教方面,释教之外,伊斯兰教、祆教、景教和摩尼教也都得以盛行。敦煌石窟中所存《摩尼光释教法仪略》是开元十九年翻译的汉文摩尼教经典。音乐、舞蹈、美术等方面的沟通也给盛唐社会注入新的气味。早在唐太宗时就建立了十部乐,其间四部来自唐朝境内少量民族,四部来自国外。盛唐时期外来的舞蹈也很盛行,如闻名的胡旋舞。敦煌石窟中盛唐的岩画和雕塑,以雄壮的气势、异常的造型、丰厚的颜色,远远高出于其它的时期。中外文明的沟通,打开了盛唐人的视野,开阔了他们的胸襟,这对气候的构成无疑起了积极效果。

归根到底,盛唐气候的呈现是由大一统的局势下经济昌盛、政治开通、社会安靖所决议的。无法幻想,在一个百孔千疮、战乱频仍、国家割裂的年代会有甚么气候可言。关于盛唐经济昌盛的局势,文献不乏记载,如:“人家粮储,皆及数岁。”(元结《问进士》三)“四方丰稔,大众殷富。……路不拾遗,行者不囊粮。”(郑綮《开天传信记》)据两《唐书》、《唐六典》、《通典》、《资治通鉴》、《唐会要》等书记载,从中宗神龙元年(705)到玄宗天宝十四年(755),短短的五十年间,人口就从37140000,增加到52919309,增幅达40%。人口激增阐明社会安靖、经济殷实。可是在这种状况下,物价反而有所下降,开元初年,“米斗之价钱十三,青、齐间斗才三钱。绢一匹钱二百。”(《新唐书•食货一》)天宝年间人均粮食到达700斤。杜甫在《忆昔》里说:“忆昔开元全盛日,小邑犹藏万家室。稻米流脂粟米白,公私仓廪俱丰实。神州路途无豺虎,远行不劳吉日出。……”玄宗诛除了韦后、太平公主等迂腐实力后,委任姚崇、宋景等贤相,整理吏治、检括田户、改进财务、变革兵制,有力地推动了经济的开展,并为文明的开展发明了宽广的空间。在这里有必要特别提一下被称为“救时之相”的姚崇,以及宋景。姚崇为人豪爽,崇尚时令,为政简肃,掊断如流。开元元年(713),玄宗不管某些大臣的剧烈对立,决然录用姚崇为相。姚崇提出“十事要说”,针对其时存在的问题,从安稳政局、整理吏治、改进财务这三个大的方面申诉了自己的施政纲领,得到玄宗的支撑。姚崇于开元四年(716)罢相时引荐宋景继任相位。宋耿介忘我,直言急谏,并且工于文翰。在三年多的时间里,持续遵循姚崇的方针,使得赋役宽平,惩罚清省,大众富庶。盛唐时期能够呈现姚崇、宋景这样的人物,而玄宗又能发现和委任他们,这对盛唐安靖昌盛局势的构成起了很大的效果。

在安靖的局势下,儒、释、道三教得以并用,思维界呈现比较自在的气氛,这是构成盛唐气候不行忽视的原因之一。儒家在唐朝的位置不断提高,玄宗很注重在官学里研习儒家经典,并答应民间立私学以宏扬儒家学说。关于释教,玄宗在开元初期从前采纳一些约束的方针,但总的看来他对释教仍是尊重的,关于开元年间传入的密宗尤有爱好。玄宗的崇道更有甚于尊儒,他在科举中建立了道举;在两京建立崇玄馆;还亲身注释《道德经》颁示全国。在思维比较自在的气氛中,诗人们能够从各方面罗致养分。李白信道,杜甫尊儒,王维崇佛。他们的不同崇奉,关于构成各自的诗篇风格起了重要的效果。

人才开展空间的扩展是一个起了直接效果的要素。因为唐朝实施按捺门阀士族的方针,以科举取士,打破了门阀士族独占政治的局势,使大批中下层庶族文人登上政治舞台。与此同时,文明也从少量士族文人手中转移到中下层庶族文人手中。这批在唐朝建国后生长起来的新人,有丰厚的日子履历,比较了解社会的实践、政治的利害和民生的疾苦。他们有志向、有才智、有才干,勇于冲寒酸的藩篱开辟新的局势。盛唐文明实践上首要是这批新人发明出来的,盛唐气候也便是这批新人的气候。

盛唐文人之间有一种健康和谐的联系,这也有助于气候的构成。杜甫在《忆昔》中回想开元年间的状况说:“全国朋友皆胶漆”,反映了其时的状况。他们觉得某个人受了冤枉,就为之大声疾呼,有谅解、不油滑。杜甫为郑虔鸣不平:“诸公衮衮登台省,广文先生官独冷。甲第纷繁厌粱肉,广文先生饭缺乏。先生有道出羲皇,先生有才过屈宋。德尊一代常崎岖,名垂万古知何用。”(《醉时歌》)李白为王十二鸣不平:“君不能狸膏金距学斗鸡,坐令鼻息吹虹霓。君不能学哥舒横行青海夜带刀,西屠石堡取紫袍。吟诗作赋北窗里,万言不值一杯水。”(《答王十二寒夜独酌有怀》)而当他们敬服一个人时,又出自诚心的褒之扬之盛唐诗篇与盛唐气候。从贺知章和杜甫对李白的推重、李白对孟浩然的赞颂中,都能看出盛唐文坛那种杰出的气氛。杜甫的《饮中八仙歌》描绘贺知章、李白、张旭等八人醉后的狂态,赏识和敬佩之情溢于言表。

还有一个人应当特别提出来说一说,这便是张说,他是从初唐过渡到盛唐的关键人物。他的诗还带着初唐的拘束,不具备盛唐诗篇那种浏亮与光荣。可是他“前后三秉大政”,朝廷的“大手笔”都是由他撰述,“全国词人咸讽诵之。”(《旧唐书•张说传》)他特别奖掖后进,他所奖掖的文人能考知的有张九龄、贺知章等三十余人。还有一腾达无线路由器怎么设置些是曾以文学受知于张说,日后以政绩著称的,如房琯、李泌、刘晏等。这种奖掖后进的做法现已构成传统,贺知章和张九龄遭到张说的拔擢,他们又再奖掖后进,如贺之对李白,张之对王维。从以上所举的种种案例能够看出,盛唐文人是怎样的大度。盛唐文坛的状况能够借用曹丕《典论•论文》里的两句话来描述:“咸以自骋骥騄于千里,仰齐足而并驰。”

总归:开通与敞开是盛唐气候的根基。惟开通才干革旧布新蔚为大观,惟敞开才干百川汇海广博深邃。盛唐不过短短的五十年,其国势之强盛,气候之恢宏,不但在我国前史上是一个亮点,放到国际前史上也是值得咱们自豪的一片光辉。

《高校理论战线》1998年12期
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